贺兰雨

西望长安不见家

写字混更😂😂😂

字码的差不多啦,这周会更文!!

给《回声》

这篇是给 @永无乡 太太的喻黄文《回声》的表白!

首页姑娘不吃喻黄的当做没看见就好啦~如果有吃喻黄的!一定!要!去看!这篇文!!!

我是因为神口普查那个短篇粉了太太,点进首页就看到太太当时还在连载中的《回声》,我个人真的是有点受不了等更的时候抓心挠肝的感觉……于是就决定完结了再追。终于,昨天晚上看到太太更了终章,于是就立刻从头开始,认认真真看完了这个故事。

然鹅,我看的时候真的一直在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追连载!!!!因为我觉得看一篇文,追连载和完结了一口气看的感觉真的是不一样的,当时决定养肥主要是因为懒,但是昨天看的时候真的觉得很后悔TvT总觉得在一篇文更新的过程中一章一章地留下自己的红心蓝手和评论是个很幸福的事情……

现代架空,破镜重圆,这两个设定的碰撞在喻黄文里真的可以说是特别常见了,但是我觉得《回声》和它们都是不一样的。太太的文笔真的是很好,对情节的描写和人物的刻画都很到位,再加上本身剧情的渲染,不多讲,我觉得我昨天看文的时候至少哭了五六回……

《回声》是真的很虐……但是绝不是为了虐而虐,绝不无病呻吟,一切事情和转折的发生都让人觉得很自然。特别是在他们两个人因为异国而产生隔阂的那里,所有的感受都让我觉得特别真实。距离和时间带来的隔阂真的不是靠爱就能消除的。文州那么爱天天,天天也那么爱他,可是他们还是分手了。看到分手那一章我还留了个评论,我说如果这篇文是我写的,我搞不好直接就无视喻黄的cp buff加持直接给他们写be了。我发誓我真的是个甜党,但是剧情看到那里,我忍不住觉得是不是让他们分开就会不那么痛苦。因为太太说了这篇文一定是he,所以我当时甚至都觉得,已经这个样子了,在现实中这几乎就是百分之百的be了,再甜回来实在是太难了,哪怕他们的确还是相爱着的。但是!这里我就必须要疯狂地吹一下太太了!最后的he结局,一点都不牵强!非常自然且合理!!!我真的忍不住打脸!be什么啊be,我们喻黄就是要he!!!

这篇文还有一点让我感受特别深刻,就是,在这段感情里,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做错任何事。甚至可以说,我觉得他们就是因为太爱对方了,才走到了分手这一步。

文州出国留学这件事一定程度上来说是导致分手的起点。但是当时这个决定没有对他们两个人造成什么太大影响。他们都觉得未来依旧是可期的,只要会回来,没有什么不能在一起。但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因为距离和时差,他们的联系还是不可避免地减少了,慢慢地,对对方的世界变得几乎是完全不了解。可即使这样,他们对对方的爱也还是纯粹的。但是这之中,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有些东西开始变化了。文州说好的陪天天看电影,天天也很期待地买好了电影票,甚至考虑好了意外的可能买了两场的票,可是文州最后还是失了电影的约,直到很晚才赶到地方。看到这个情节,我是真的特别理解天天的感受,积攒了那么久的期待和喜悦在漫长的等待中一点点消磨殆尽的感觉真的太苦涩了,甚至这之间他根本联系不到文州,这样的等待真的让人心疼。可是这的确不是文州的错,路况问题造成的火车延误和手机没信号无法避免。天天当然也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去对文州发火,他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所以这份委屈没有人能和他分担。就是这样的无可奈何一点一点地积累,最终还是走向了不可挽回的余地。

后来天天还在五一去了文州在的p城,在那儿他又碰巧得知了文州的朋友对他这段恋情的看法。我看的时候真的忍不住心痛,这样的评价让天天知道,实在是太让人痛苦了。或许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是没有男生宠女生那样的黏人和腻歪,但是健康的恋爱状态也绝不是他们两个人那时的样子。这儿看得我真是憋屈死啦,都想跳出去替天天拍桌子大喊老子是他男朋友!我们感情不用你们操心!可是也就只能想想了,毕竟是人都有八卦心,文州的朋友也没什么恶意,咄咄逼人确实没意思。但这儿因为这些评价,我看到天天都有些怀疑他们的感情的时候,还是觉得很心塞……他也有些迷茫,自己和喻文州感情好吗?他不知道。不知道这三个字,我觉得真的是天天的真心话了。他们在p城为数不多的相聚都是在床上度过,天天可能在身体的交流中能够感受到文州是爱他的,可是这些话没有从文州嘴里确实地说出来,他或许还是有不确定的吧,虽然相信爱是存在的,但是却无法定义感情的好坏。

这前后有一个情节我觉得太太写得特别有意思,一个姑娘向天天告白,天天能够感受到她的真心,甚至心里有一瞬间想着,我要是喜欢的是她多好。看到这儿真的是很心疼天天了,可是天天喜欢的不是她,和文州的这段感情给他带来的一切,他都没办法不去面对。

那个冬夜,可以说是这篇文里最虐的一个情节了。天天积攒了许久的压力和痛苦,好不容易决心和文州倾诉,可是电话接通,一句“我在开会”生生把他的倾诉欲望彻底熄灭了。距离和时间的差异,终究会以这种方式毫不留情地展现出来。我想和你说说我白天碰到的事,你却刚刚醒来或许还在攒着起床气,我想和你分享昨晚做过的好梦,你却还在夜战改文件为了第二天会议的顺利召开。剧情发展到这里,天天已经真的是很累很累了。我看到这儿真的是心酸得掉眼泪,到了这个地步,再怎么爱,带来的也不是甜蜜和惊喜了,真的就是无止境的心酸和痛苦。但是这一切还没结束,文州的导师想让文州留在国外的公司继续发展。文州征求天天的意见,却没想到这成为了那最后一根稻草。站在文州的角度,留在国外对他来说真的是一条很光明的坦途,但是他因为和天天的约定而犹豫了。正是因为爱着天天,在乎他的看法,他才会去征求天天的意见,可是这一切在天天那里看来,却是一个为了未来放弃爱情的信号。这一段看得我真是有点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心里也知道,过去这一段到这儿,基本也就结束了。

他们俩在这段感情里一直以为了对方着想做出发点去做某些事,但也可以说正是因为这个,才让他们之间的某些东西越积越多。包括在分手的时候文州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哎天知道每次这种场景我都想跳进去说你以为的以为只是你以为啊!!!!你们倒是问问对方是不是这个意思啊!!!!但是我觉得这儿也是太太很厉害的一点,就是所有的情节发展,都不会给我一种“作者想让情节这么发展”的感觉,而是让我觉得,从前面的故事来看,到了这个时间这个场景,的确就该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真像我想的那样,加工的痕迹未免太重了。

这篇文章的开始,天天就对文州的示好和复合意向极度抗拒,但是很明显能看出来天天是爱文州的。但是等到中间,回忆的情节交代清楚之后,我真的就特别理解天天的态度为什么那么坚决了。之前受过的伤实在是太血淋淋太痛苦,他没有勇气再去走这一步了。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些话并没说清楚,天天还暂时难以对文州再交出信任。

之前我就猜想,等文州知道当年的一切的时候,我应该会有松一口气的感觉,毕竟知道了,话就要说开了,故事就要he了。但是等文章真的写到了这一段,我。又。被。虐。哭。了。。。文州几乎是瞬间就把郑轩说的那段时间对应到了那次短暂的通话,我难以想象他当时的心情,只能说这一切真的是有些残酷……不过还好,这次文州选择坚持。他等到了天天,他们也终于开始了一场迟来了三年多的沟通。

之后的情节终于!甜了起来!十几章了两个人终于舍得秀恩爱了!我简直要出门敲锣打鼓庆祝一下了!而且最后居然还搞了个小事情!要不是我抬头看太太说文快完结了我差点以为又是一场大虐……这一次文州就坚定地留在天天身边啦~开心~

第一次写长评就罗里吧嗦了这么多,不知道太太能不能看进去我毫无逻辑可言的这堆东西。我觉得还是有好多想说的话没能表达出来,现在时的这个部分我几乎没有写什么,但不是说感触不深,后来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其实我真的有好多话想说没说出来……包括对回声这个文题的理解。。。emmmm就当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吧【够了】

最后想问太太!这篇出本吗!!!!!!不掏点钱表达一下我对这个故事的滋磁我都觉得良心不安!【什么鬼

爱您!!!!

【双兰】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昨天发了一晚上都没发出去,二十多次被屏蔽的通知我真是心里苦……

我真的没开车【咆哮

最近正在慢慢调整节奏……更新速度会提升【够了

这一更就是破了个案,没啥双兰戏其实没啥意思……

下一更两个人有大进展!

我这么懒大家还没取关我你们都是小天使!阿里嘎多!

05

“木兰姐,木兰姐?”


李白挥手在花木兰眼前晃了晃。他敏锐地觉察到,自中午从食堂回来之后,他们副队就有点怪怪的。他在路上不停地在花木兰耳边叽叽咕咕,但是她却一直一言不发。直到现在,小组里已经开始讨论案情发展了,花木兰居然在关键时刻走了神。


“啊,对不起对不起。”花木兰被李白一叫,顿时反应了过来,满脸歉意。


“木兰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守约打量了一下花木兰,觉得她今天真是别扭极了。


花木兰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就是没太休息好。咱们继续吧,先解决案子。”


这次的受害人是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小女儿生活,开了一间小商店维持生计。男子被发现的时候浑身是血,躺在商店的柜台后面。监控录像倒是留了影,但是凶手特意裹得严严实实,手套帽子大衣一应俱全,让人无法辨认,根本无从下手寻找。从作案动机来分析也难以找到蛛丝马迹,死者是个很善良的人,生前根本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更别说让人对他下杀手了。金钱方面也考虑到了,账本记得工工整整,受害人也没有什么债务关系,弄得案子实在是相当棘手。


花木兰听着听着,又有些神游,她不禁有点脸红。刚刚她心里其实一直在想着中午的那碗粥。高长恭给的大方,她反而拉不下脸来说什么拒绝的话。她自己也有点弄不懂,明明很讨厌高长恭这个人,却没有及时拒绝,结果现在反倒是自己欠了他一个人情。


这要怎么还啊!!!花木兰内心纠结万分,把手里的圆珠笔按得咔吧咔吧响。


“木兰姐你看这儿……”守约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一只手朝后挥舞着招呼花木兰上前,“这个受害人临死之前的动作有点奇怪!”


案件有新发现,花木兰立刻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扫而空,上前和他们一起研究起监控画面来。


画面中,死者满身是血,费力地抬起自己的手肘,动作极轻微地在瓷砖地面上叩了三下。不仔细看根本就难以发觉。


“这……是死者的某种暗示吗?”花木兰认真地思索着。第三?三点?三号?这三下究竟代表着什么?


守约摆出了从证物室取来的东西:“这是当时在现场找到的一些东西。死者的手机,手表,还有一串钥匙。”


花木兰戴上手套,在死者的手机里翻找着信息。排第三个的联系人,是死者14岁的小女儿,事发当天在学校上课,排除。三号那天的备忘录,完全空白,什么也没有。第三条短信,是营业厅的广告。微信的第三个联系人,是死者的父亲,事发时远在乡下老家,排除。


……花木兰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从钥匙下手吧,快一些。”高长恭的声音凉凉的,有种冬天的凛冽感,闯入了花木兰的耳中。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吓了一跳,忙推搡着把人往门口带,“出去出去!不要想来偷窥案情!告诉你,这回姐必须要赢!”


高长恭不说话,抿了抿唇,将带来的文件递给了守约,转身便离开了。


不知怎的,花木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有些莫名的紧张。


“木兰姐……你脸红什么?”一直没开口的李白张嘴就是八卦,“不是吧,就因为那碗粥?”


花木兰没好气地捅了李白一肘子,敲了敲桌面,故作镇定:“好了好了,看案子了!你们都跟了姐了,总不能真的看姐输吧?”


守约摆弄着桌上的证物,思索了一下:“呃,其实我觉得高队说的有道理,这串钥匙应该是很重要的突破口。”


“可是咱们不都试过了吗,能打开的都打开了,什么有用的也没找到,里面就一把旧钥匙没用,调查的时候问起来,他女儿说估计是锁换了没来得及扔。”李白疑惑道。


花木兰喝了口水:“就从那把旧钥匙查起!他家里再好好搜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隐秘的上锁的地方。”


说完,花木兰放下水杯,拿起了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催促着:“走走走,都一块去,把桌上的搜查令带好,今天这个案子必须解决!”






警车驶进了市区一个热闹的城中村。


天上刚下过雨,拍在无人清扫的街道上黏湿成泥,路边随处可见成堆的垃圾,只有收破烂的在其中翻找着对他们来说有价值的东西。


李白将警车停在路边,前面的巷子太过狭窄,车已经开不进去了。


三人熟门熟路地走上一栋破旧不堪的小楼,停在了狭小逼仄的楼梯口,花木兰走上前去,轻轻叩了叩门,放软了声音:“乐乐,开开门。”


半晌,门被轻轻推开了一条缝。叫乐乐的女孩眼睛湿漉漉的,从门缝里看了出来。见是来过几次的警察,她放松了戒备,请几人进门,还小小声地叫了一声木兰姐姐。花木兰摸摸她的头,问了些她的近况,还缺不缺什么日用品,有没有好好学习之类,便向她说明来意,让她做自己的事去。


三人很有默契地分开,各自朝不同的方向搜寻。小小的房子几乎要被翻个底朝天,但他们仍旧没有任何收获。


“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这怎么办啊,木兰姐?”李白皱着脸。折腾了半天,他实在是有些累了。


花木兰也有些头痛:“这地方来也来过三四回了,每次都没什么进展……哎,你们两个有没有找到什么和三有关的东西?”


李白和守约对视一眼,无奈地苦笑一下,齐齐摇头。


这怎么办才好呢……乐乐给三个人端来了烧好兑过的热水,李白已经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花木兰依旧抱着胳膊,不停地在几乎没有落脚地方的客厅里转来转去,捋着线索。


“木兰姐,来喝点水吧,你转得我头晕。”李白装模作样地晃晃脑袋,端起杯子招呼她。


花木兰叹口气,垂着头走向了茶几。从她落脚的地方到茶几边要经过大门口,在路过踩到门口的地砖时,她的脸色倏地一变:“这儿好像有点松!”


乐乐家里住的是一楼,想掀起地砖在下面藏些什么东西的确不是没有可能——


李白和守约迅速对视一眼,从身边找了称手的工具,迅速上前去帮花木兰撬那块有点活动的地砖。守约扫了一眼,向花木兰汇报:“这是门口往里数第三块。”


花木兰点点头,慢慢揭起了那块地砖,潮湿的泥土味混杂着小虫尸体腐败的气味扑面而来,他们发现地砖底下中间部分的水泥被掏空,为了不在敲击声音上露出破绽还特意用泥土填满了,最上面的一层还非常新鲜。


三人也顾不上再去找铲子,直接用手挖开了土面,最后从里面掏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金属盒子。盒子看起来已经很旧了,上面还锈蚀了一部分,染在了李白的袖口。盒子侧边的开口处则挂了一把小小的铜锁。


花木兰屏息凝神,小心翼翼地掏出证物袋里的那串钥匙,钥匙轻而易举地插进了锁孔,她没费多大力气一转,清脆的“咔哒”声就传入了耳中。


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个本子。本子很厚,看起来有了些年头,侧边已经开始泛黄了,还有一点被水泡过的鼓胀的脆弱的卷边。她带着手套,小心地翻开封皮,扉页上是用黑色墨水写下的四个小字:债务记录。


花木兰有些讶异,因为他们曾调查过死者的各种状况,并未发现死者和谁有过债务关系。不过现在看来,只能是自己的调查出现了疏漏之处。她暗自懊恼了一把,开始认真地查看这本不算薄的记录。


这本记录是从八年前开始的。八年前,死者的母亲病重,他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仍旧凑不够一场手术的费用,于是他向高利贷借了第一笔钱。手术成功后,后续的护理和治疗费用仍不是一个小数目,无奈,他又借了第二笔高利贷。


“我记得调查中死者的母亲最终还是因为感染去世了。”看到这里,花木兰对案情已经有了基本的猜想,不无惋惜地说。


借过两笔高利贷,死者陆陆续续分四次偿还了一部分后,向他的妻兄借了一大笔钱,连本带息一次将高利贷偿还一清。还清高利贷后,他就开了这间小商店,一边糊口,一边还着欠妻兄那边的钱。


最后一笔出账记录,正是他死前三天。账目显示,他那天刚刚还清欠的最后一笔债。


账本看完,花木兰干脆地合上本子,装进新的证物袋,一边交代:“他的妻兄是重大嫌疑人,我赶回局里整理一下所有的资料,你们两个快把车开上,到他妻兄家里去带人,别让人跑了!”


李白和守约迅速领命,拍了拍手上的泥土,也顾不上洗就离开了。


花木兰整理好几样证物,给队里去了电话让人来接她,安抚了小姑娘几句,也离开了死者的家。





终于确定了嫌疑人之后,这个案子的进度飞一般地提了起来。嫌疑人的妻兄被控制后很快就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表示是因为自己贪心想提利息,妹夫一直不肯松口才起了杀心。“我借他的钱间接救了他老娘的命!提点利息,怎么了?他开店还是能攒到钱的,他以为离婚了我就不知道他有没有钱?”嫌疑人拍着审讯室的桌子,瞪着眼睛喊。


略过这个插曲,案子最终还是顺利解决了。看着白板上醒目的9:9,花木兰情不自禁哼了几句小曲。她对自己还是相当有自信的,最后一个案子,就算一半一半的机率,自己还能把握不住不成?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开心一会儿,就被闯进办公室的玄策泼了头冷水:“高队高队!局里给了个新案子!”


玄策挥舞着手上的资料进了队长办公室,不多时,高长恭就和他前脚后脚走了出来。高长恭一边穿着警服外套,一边睨了花木兰一眼。正好看见她咬着嘴唇,正气鼓鼓地冲自己翻白眼。高长恭愣了一下,冲她勾了勾嘴角。


“靠!笑屁啊!就算姐让你一会儿你也赢不了!”高长恭已经走远了,她的声音还是从窗户飘进了走廊,灌进他的耳朵里。

TBC

写字混个更(இωஇ )

文素来源于微博  我之前的lo发过

计算机二级考试以后会更文……

【双兰】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卡文卡了好久(;д;)看官们不要忘了我呀【挥手绢

接下来的更新应该就会比较顺畅了……嗯。

忘了前文的滑到最底下,我补了个链接



04


目送高长恭离开后,花木兰这才想起来另一边的几个偷窥狂魔。


她淡定地走进那家自助餐厅,婉拒了服务生带她找位置,目不斜视地走向了李白所在的那一桌。李白和刘备他们正在七嘴八舌地交流自己刚刚看到的劲爆画面,全然没有注意到后方扑面而来的浓浓杀气。


“哎哎哎,你们刚才看到了吗,队长看副队的那个眼神,我一个大男人看见了都浑身起鸡皮疙瘩!”李白压低了声音,脑袋凑到另外几个人跟前兴奋地说。


“还有还有!”最小的玄策也叽叽喳喳,“队长还给木兰姐撩了掉下去的刘海!”


花木兰站在他们身后,嘴角抽搐一脸黑线地听着他们几个胡说八道。


另一桌的铠和守约几个人自然早就看见前来兴师问罪的花木兰,不过李白他们几个人聊八卦实在是太投入,对这边挤眉弄眼的拼命提示居然是一点都没注意到。


完了。铠和守约扶额,不忍心去看接下来会发生的“暴力场景”。


“哟,大家都在啊!”花木兰敲了敲桌面,皮笑肉不笑地跟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四人打了个招呼。


……


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战栗了一下,刚刚为八卦燃起的熊熊烈火瞬间熄灭了一半。


“哎呀!这不是副队吗,怎么也在这里啊?”“木兰姐!”“花副队!”几个人连忙陪笑装傻,殷勤地向花木兰打着招呼,又急忙取来一个盘子给花木兰夹上食物端到她的面前。


花木兰本来刚才那一餐也确实没吃好,顺手从盘子里拣出来一个小蛋糕塞嘴里,推着几人给自己让了个位置,顺势坐在了他们这一桌:“真以为姐不知道你们在这干嘛啊?装个屁。”


“哎,木兰姐,那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啊?”玄策见花木兰似乎没太生气,试探着问道。


“他早看见你们了,做给你们看的。”花木兰吃着东西心情大好,一时间也没顾着和他们几个发火。


“我们的狗仔行动这么不隐蔽的吗?”李白心塞,自己好不容易踩的点居然就这么被人给发现了,还被反摆了一道?


花木兰递了一个“你以为呢”的眼神过去,就继续和盘子里的食物作战了。


见狗仔小分队的四个人都泄了气似的趴在桌上提不起精神,花木兰心里一阵好笑:“要不要姐给你们提供一个新鲜八卦?”


四人眼睛一亮,纷纷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地注视着花木兰,等待着她的下文。


“呃,姐和他打了个赌。”花木兰咽下一口牛肉,“三个月之内谁先破十起案件,谁赢。”


“赌注呢赌注呢!!!”这几个人显然都很会抓重点。


!!!竟然忘了还有这一茬!花木兰登时后悔把打赌的事情说出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答。正好守约端了一碗鱼片粥来,花木兰忙不迭地接过,舀了一大勺粥放在嘴边,含糊道:“哎,就是姐赢了随便让他做件事!”


李白八卦惯了,自然知道这并不是赌注的重点:“队长赢了呢?”


花木兰一拳锤在他背上:“姐会输?开什么玩笑!”


没挖到什么八卦,李白他们几个明显都蔫耷耷的,失望地戳着盘子里的饭菜。


花木兰倒是在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废话,要是让他们几个知道万一自己输了要和那个死面瘫约会,这面子还要不要了!




第二天,花木兰心情颇好,哼着歌在自己的办公桌处理没完成的文书工作,给自己倒了杯咖啡,还从李白的桌上顺了块方糖。


“木兰姐木兰姐!1:0哦!”突然,玄策在她身后叫着,声音有几分激动。


花木兰一时没反应过来,铠拍拍她的肩,示意她看窗外。


“靠!”


窗外,高长恭正押着一个犯人往看守所走去。路过办公室,还冲着花木兰挑衅地勾了勾嘴角。


“太无耻了吧!!!这也算?!”花木兰一眼就认出被押着的犯人正是当初谋害那个企业家的人。毕竟这个案子在她手上的时间最长,那些嫌疑人的脸她自然是记得的。不过由于高长恭才算是这个案子真正的侦破人,所以这个案子后来就移交给他了。


居然把这回事给忘了……花木兰顿时不爽到了极点,刚倒好的咖啡也没什么心情喝了。


“哎,木兰姐别这么丧嘛。”李白蹬了一下地板,转椅滑到了花木兰桌旁,蹭着她说。


花木兰踹了他一脚:“赶紧干活去,别一会儿有案子接要你帮忙结果你给我掉链子!”


李白只好耸耸肩又回到工位上,留花木兰一个人和自己较劲。


虽然人是坐回来了,但是李白的心思仍旧还在花木兰和高长恭身上转。花木兰这边刚一起身出门去,李白就摇着胳膊招呼起了办公室里剩下的人。


“不赶紧把你的那些报告写完,又叫我们干什么?”铠扶额,队里有个这么爱胡闹的家伙实在是让人头疼。


玄策抢在李白前面开口:“白哥肯定是想我们一起帮木兰姐赢了队长吧!对吧对吧!”


众人在心里默默叹气。玄策果然还是小孩子啊,李白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么纯洁的想法?开玩笑!


结果果然不出意料,李白一本正经地把剩下的人划了两队,他拉着守约毅然决然地站进了花木兰这边,把铠和赵云丢给了高长恭:“咱们也站个队,这多好玩的,我们跟着木兰姐的案子,让你们一下,把玄策小屁孩分给你们跟着队长,怎么样,够义气吧?”


铠哭笑不得,心想着李白自从和隔壁一队韩信谈恋爱之后真是越来越小孩子了。心里这么想着,铠转天就把这事抛之脑后,依旧认真地处理着自己手上的工作,没跟着他们几个瞎掺和。


然而没想到,李白却是认真地在跟他们玩游戏,跟打了鸡血似的,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拽着守约跟着花木兰接案子四处走访调查,于是比分眼睁睁从1:0变到了2:5,最后干脆直接4:8,整整比高长恭那边多一倍。


玄策人小,玩心重,一看己方落后成这样就有点炸毛,拽着铠晃来晃去地不放,硬是缠的铠毫无办法,只好顺着他投入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比拼。


巧合的是,花木兰这次接到的案子相当棘手,大半个月下来几乎是毫无进展,只能看着高长恭那边的数字一个一个往上蹦。正当此时,那边又有了铠和赵云的帮助,还有玄策时不时插嘴几句,破案的效率也是火箭般地增长,几乎没到一个月,就迅速把比分扳平,最后还反超了一分,成了9:8。




花木兰坐在食堂啃着馒头,脑子里还不停地理着案件的细节。馒头有点凉,难以下咽,她只好把馒头想象成高长恭的头,一边嘟囔着“姐绝对会赢了你”,一边恶狠狠地咬着,仿佛泄愤一般,咀嚼的力道都大了几分。


“木兰姐别急嘛,跟馒头过不去?”李白端着餐盘又蹭了过来,“有我们在你还怕赢不了?”


花木兰翻了个白眼。她一开始不同意李白他们也跟着掺和进来,她觉得这是他们两个人的PK较量。不过最后也架不住李白一直缠着,也算是默认了两方的“火拼”架势。


不过都到了这个阶段,说不想赢那才是假的。花木兰的案子一直卡着没有进展,他们几个天天只顾着到处搜集证据调查细节,好久都没有在食堂正经吃过一顿饭了。眼下虽然只有凉馒头吃,但也总比上顿不接下顿好的多。


花木兰没再和李白多说,低下头专心地啃着自己的馒头。


突然,一个外卖盒子摆在了她面前。


“我点多的,听守约说你喜欢喝,就给你拿来了。”高长恭说完,没等花木兰有所反应,就转身离开了。


李白目瞪口呆:“卧槽?木兰姐,你们……不是关系不好吗?”


花木兰打开盒子看了一眼,里面是自己最喜欢喝的海鲜粥。说是买多的恐怕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她心里蓦地一动,忙顺着他离开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到了一个穿着制服挺拔的背影。


其实高长恭好像还挺好看的。


她盯着高长恭逐渐走远的背影有点发呆,半晌才收回目光,嘴里只是嗫嚅了一句:“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李白的一直盯着碗里的虾仁咽口水,全然没注意到花木兰的变化:“花姐,你要是不愿意喝他给你的东西,那我就帮你试试毒呗?”


花木兰一把夺过李白手里的勺子,敲了一下他的手:“想得美。”




高长恭绷紧脊背,直到走到办公楼下转过弯,确定花木兰看不见自己之后,他才放松下来,长吁一口气,解开外套口子,扯了扯勒得过紧的领带。


花木兰的目光实在是太火热了。只是单纯的不解和探寻,却一路扎得他如芒刺在背。


其实高长恭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去给花木兰送那碗粥。


守约他们聊天的时候,他无意间听到过花木兰喜欢喝粥,尤其是海鲜粥。当时也没当一回事,听过就忘了,谁知道他路过食堂看到花木兰因为错过了食堂饭点只能啃凉馒头的时候,这件事却突然跃进了他的脑海。


鬼使神差地,他拐出了大队的大门,买了碗粥回来。


花木兰性子倔,这一点和她打了几个月交道的高长恭自然摸得清清楚楚,所以把外卖盒子放在她面前的时候,他只能用“点多了”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试图让她接受自己的好意。


不过还好,最后粥确实没浪费掉。


想到这儿,高长恭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似乎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TBC

前文链接http://dianhuali.lofter.com/post/1e4c23d5_10defd58

【双兰】boss花×助理长恭的ooc短打

我也很绝望……现在提笔就ooc我内心是崩溃的,糟糕到有点不想发。。。

 @侃  姑娘的点文……姑娘ooc成这样我对不起你(*꒦ິ⌓꒦ີ)好想给你打一张空头支票【。】说我会重写一篇的…… 

这两天会更新那个警队pa,我保证!以及上次发的点文会陆陆续续写的! 



“我们这个项目的前期投入虽然相对占比较大,但是很显然,回报也是相当可观的,并且只要前期运作足够好,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里的利润都很大。”花木兰示意铠把项目部做好的报表在桌上摊开,给合作方指了指关于未来运作的一些数据,“所以何总,您还犹豫什么呢?您也清楚的,不会有比我们更好的合作伙伴了。”


花木兰心里明白,话都说到这一步了,这合同基本上是敲定了。所以她也只是微笑着静等对方点头拍板。


结果对方的点头还没等到,另一个声音突然不合时宜地插进了会客厅静谧的空气里:“您该吃饭了,花总。”


花木兰顿时有点尴尬,但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淡淡地回绝:“我还在谈合同,你没看到吗?”


“您现在不吃饭身体是要出问题的。”对方还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但是语气却十分坚定,不容拒绝。


花木兰气结,却只好赔着笑跟合作方道了歉,把签合同的任务交给了铠,起身出了会议室。




“高长恭!!!你就是吃定了我拗不过你!当初还说要还当我的助理,你根本就不是来帮我忙的!”花木兰一边走着,一边回头冲着身后的人小声嚷嚷,目光恨不得把他剜个洞下来。


被称作高长恭的助理微微低头盯着花木兰,目光里也不知道有些什么,花木兰和他刚一对上,就耸了耸肩,摸着鼻子走进了总裁的私人休息室。


一进休息室,花木兰刷刷两下甩掉高跟鞋,光着脚丫踩在铺着长毛地毯的地板上,一脸享受地长叹了一声,窝进了茶几旁的懒人沙发里,顺便掀开了茶几上便当盒的盖子。


“今天有糖醋排骨!还有皮蛋粥喝!”花木兰捧着碗惊喜地叫着,碗里的排骨色泽红亮,还沾着些许白芝麻,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不怪我打扰你生意了?”高长恭双手抱臂,靠着墙哼了一声。


“不怪不怪!你最好了!”花木兰食物塞了满嘴,含糊着说,还不忘举着筷子招呼他过来一起吃。


看花木兰的吃相,高长恭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她身边坐下,敲了敲她的脑袋:“慢点吃。”


花木兰在他脸上吧唧一口,印下了一个沾满了糖醋酱汁的吻。




高长恭和花木兰是在一次项目招标中结识的。


彼时他们还属于竞争对手,互相打探使绊子是少不了的事。结果万万没想到,商业竞争最后演变成了相亲大会,两家竞争公司的头头竟然看对眼了。招标刚一结束,俩人就迅速好上了,速度堪比卫星讯号,把两边的员工吓了一大跳。


但据知情人士,花木兰公司的资深经理铠讲,他们火速在一起其实并不令人意外。其实真把他吓着的是另外一件事——


某一天他照旧拿着一堆文件去找花木兰签字的时候,发现原本总裁办公室外面的助理工位上坐着另外一个人。


原来的助理是个妹子,人长得可爱嘴也甜,办事效率奇高,相当招人喜欢。可眼前这个人……


紫色长发在脑后编成辫子,额前的刘海有一绺挑染成白色,戴着黑色的几乎遮住了半张脸的口罩,双手盘在胸前,正靠着气垫椅闭目养神。


铠有点懵逼,但是依旧保持着自己作为一个经理的良好素养没有开口批评人在上班时间睡觉,只是敲了敲他面前的桌子:“呃,助理先生?”


没想到眼前人没醒,花木兰的脑袋却先从办公室探了出来,冲他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别吵他,有事直接进来吧。”




至今回想起这件事,铠都忍不住扶额:“谁能想到她最后还把人家拐来当助理……不过自那以后,她的胃病的确没有再犯过了。”


看看!这就是让男朋友当自己助理的好处!有几次高长恭直接把花木兰从会议室叫出去吃饭,搞得来参会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汇报的还是吃狗粮的。直到后来,大家也习惯了自己总裁秀恩爱的另类方式,墨镜几乎都要成为全公司上下的随身必备品了。




“说起这个。”花木兰抿了一口粥,气的哼哼,“上次谈合同你把我叫去吃饭,结果害得姐损失了一个五百万的单子,你打算怎么交代?”


高长恭看了一眼她扔在桌面的葱花:“别挑食。”


花木兰不满:“你别避重就轻!”


“那就听候总裁发落。”


花木兰满意地放下筷子:“反正姐也不缺那点钱,就罚你以身相许吧,怎么样?”


高长恭看向她,眸子里染上一点笑意:“你是总裁,你说了算。”

就是发个lo吹一吹我们🍉和我们九!!!!毫无逻辑!就是疯狂打call!!

🍉的李白是全世界最帅的李白!是操作最风骚的李白!是用疾步靴跑路的最快李白!【误】我们瓜不光会打游戏还会唱歌!还会写歌词!!!没错我写的这两张都是我们瓜的歌词!!!歌名在左下角大噶快去听!

再来吹一吹我们九! @九聿 每天我都活在【天啊怎么会有画画这么好看的人】的世界里无法自拔(;д;)什么叫神仙画神仙看了她的画你就知道!!!!还要疯狂表扬她和我迷之一致的脑回路!!!我挑出来写的一句歌词就是她最喜欢的!她是世界的珍宝!!!人生的理想之一就是嫁给她画里的李白哥哥!

夜晚的胡jb瞎吹,大噶别被我吓到(´ . .̫ . `)

给傻九写的,李白哥哥的台词,以及余光中老师的一句诗

悄咪咪一发不艾特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看见【doge】

300fo点文⊙∀⊙

从来没搞过点文……一看都有300个小仙女关注我了感觉不弄个点文都不好意思【捂脸

cp就双兰吧~其实云亮搞不好也可以但我从来没给云亮交过党费呢还……先只打双兰tag好了

千万别没人啊没人我很尴尬的【正经脸】

求梗!求梗!不要大意地抛向我!

还有啊,那个警队pa的连载我会继续写的,我发现我给我自己挖了个大坑,破案的剧情我根本不会写然而绕不过去!所以……我卡文了……